文章摘要

文章摘要

晚清“人臣無外交”的異變及其趨向

信息來源: 發布日期: 2019-07-26 瀏覽次數:

李育民  湖南師范大學歷史學院教授。湖南,長沙,410081。

中國歷代王朝奉行“人臣無外交”外事規則,鴉片戰爭后,由于條約關系的建立,以及傳統的夷夏觀念等因素,使得這一規則被打破,地方官員辦理外交獲得合法地位。經第二次鴉片戰爭,又進而體現在制度之中,包括中央和地方兩個層面:地方外交行政,形成了“人人都是外交家”的畸形體制,包括南、北洋大臣和省級外交體制,關道和縣級衙門均承擔程度不等的外交職能;總理衙門的建立,在中央層面打破了“人臣無外交”規則,外務部取而代之,進一步改變了傳統的外交體制。清末,朝廷采取措施限制地方外交權,在某種意義上是“人臣無外交”規則的回流。在晚清外交體制的嬗變過程中,“人臣無外交”演化為在列強強權政治挾持下的復雜體制,既蒙受著屈辱,又逐漸趨于統一化、規范化和近代化。這正是其在晚清中外條約關系下發生異變的趨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