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摘要

文章摘要

禮書“五爵”的稱謂原理:容量化器名

信息來源: 發布日期: 2019-07-26 瀏覽次數:

閻步克  歷史學博士,北京大學中國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。北京,100871。

《儀禮》所見飲酒器有爵、觚、觶、角、散五名,可稱“五爵”。“五爵”襲用了商與西周的爵、觚、觶、角、斝之名,實際已是容量概念了。禮家稱其容量分別是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升,共五等,還有一個“凡諸觴皆形同,升數則異”的舊說。“凡諸觴皆形同”之說,可以在戰國宴樂圖中得到印證。“五爵”皆為筒形。它們容量有別,而器形無異。禮書“五爵”的稱謂原理,可概括為“容量化器名”。這種酒器命名策略服務于“以小為貴”原則,令尊者使用容量較小的酒器、卑者使用容量較大的酒器,以此標識身份高下、強化等級秩序。這就構成了一種絕無僅有的奇特等級酒器禮制。